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强迫症的你。总结完毕。
『...我折腾生活,大喜大悲....』...無双,如烟......子虚,乌有...
(六十六夜)
【念。】

这年的秋天似乎来的特别早,她似乎也更加怕冷了,还未入冬,就已经在夜里开起了暖气。她思忖着这身子骨当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天亮的时候,窗玻璃上蒙上了薄薄的一层雾气。关在窗外的清晨像往常一般开始忙碌起来。承载着车来人往的街道,漫着早餐车热气腾腾包子味道的空气,还有小年轻说说笑笑,撒娇打闹的甜蜜气息,隔着开始渐渐变黄了叶子的大树,依然还是可以像阳光一样透射进来。她伸开食指就着玻璃上的雾气画了张笑脸,随后对自己笑了笑转身蹒跚地进了卫生间。


她选了一条黑色宽松的薄长裤,藏青色的高领薄毛衣,又加了一件灰色的羊绒无袖外套。穿戴整齐之后,又伸手扒拉了几下头发,满意的笑了笑。旋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还是抓起了旁边的梳子认认真真的一下一下地将整头的头发梳了一遍。完了之后又再查看了一下镜子。镜中一张满布皱纹的脸,像是一张被拧巴了又张开的纸张,再怎么想强撑,也掩盖不了这逝去的岁月。头发是前年老伴带着她去烫卷的,说是老了也要懂得赶时髦,还别说,尽管已是花白花白,带了那么点灰,加上起起伏伏的波浪状,倒也还挺好看的。她看着,这才满意地对着镜子点了点头。

鞋柜里的运动鞋是前些年和老伴出去旅游的时候买的,可今天那鞋带似乎是故意和她做对,怎么也缠不清楚,腰骨却已经酸痛地坚持不住了。她负气似得将那鞋子丢在了一边。再一翻鞋柜,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愣了愣神,犹豫着还是拿起了角落里的一双老北京布鞋,黑色的鞋面,鞋尖简单地绣着两朵红色小花。一个双肩背的黑色旧背包,一根黄杨木拐杖,这就算是准备齐全。临出门的时候,她踌躇着还是带上了阳台上的那盆小白凤。左手捧着小白凤,右手拄着拐杖,她倒觉得这会儿的自己像是准备出门化缘的某仙姑。

经过早餐车的时候,买了一碗豆浆和两根油条,很小心的用纸袋和塑料袋包扎紧实了才放进背包里。坐公交的时候,碰到了有道德品质的年轻人让了座,很善良的司机等到她坐稳了位子才开动车子。靠窗坐的小姑娘看着窗外的风景时不时回过头来和让了座的男朋友说笑几句,尽管隔着她,小伙子还是一直没松开姑娘的手。她一时间觉得得这个社会平静又美好。小伙子,有前途,奶奶祝你们百年好合。

车子转了两个弯,经过一个大大的人工湖。小姑娘欢欣雀跃地摇着小伙子的手嚷嚷道,“你看你看,那边的枫树好美啊!!”可不是吗,人工湖畔长长的枫树林道这个时间里一片喧红,叶子还未开始大落。在那片枫树林下有两排座椅,这会儿应该坐满了人了吧。独自发呆的小年轻,架着画架的学生,谈着恋爱的小情侣,茶余饭后散着步的老两口,在那一片密密匝匝的绯红下,每个人都在讲述着各自的故事。每个人都是如此微弱,却又独特地存在着。再过些时日,等到地上积起一层厚厚的落叶,脚踩上去那沙沙嚓嚓的清脆声响,你便知道了什么是来自大自然的诱惑。那里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对你招手,我在这,过来啊过来。然后,你就沦陷了,抗拒不了地沦陷了。

车子驶过喧闹的市中心,人烟渐渐稀少,转过几个弯之后,停在了郊区的一个小车站。她颤颤巍巍地下了车,很善良的司机确定她站稳脚跟之后,才开车离开了。穿过两排精神抖擞的杉树林,往上爬过两组十级的台阶,然后向里走过三个墓碑,总算是又再见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她迫不及待地一屁股跌坐在石碑基台面上,一边将手里的小白凤和拐杖搁置在一边,一边大口地喘着气。稍稍缓过劲儿后,这才转身看着石碑。半晌,会心地笑了笑,然后伸过手轻轻地开始擦拭那上面的老照片,尽管那上面一点灰尘也没有。

“老头子啊,一年了,你还好吧。看你把我折腾的,喘的我哟。我今天可是有认认真真地梳了头的,这儿风大,又吹乱了,你可别唠叨啊。“ “你看啊,今天穿了你买的布鞋,你说你吧,就不能盼着我点好,非说以后没了你连鞋都穿不上。我就不爱系鞋带么,还不是年轻时候给你惯的。这下可好了,给你说中了。你看你这什么眼神,挑双这么土气的,跟我的衣服多不搭啊。算了算了,看在你买的份上,我就凑合着穿了,不过还是挺好走的。”

她一边抱怨着一边从背包里取出还热乎的豆浆和油条,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石碑前。

“呐,从前都是你去买了给我喝,今天这就算特殊照顾你了。把我最爱的给你了。别说什么油条不健康啊,从前你还不是照样给我买。我给你买了,你就得吃,不准反对!” 她一边念叨着,视线却从未离开过那石碑上的照片,似乎此刻,那个静静躺在石碑下的人就当真坐在她的对面,憨憨地笑着,一边啃着她买的油条,喝着她买的豆浆。

“呐,咱们家的小白凤,长得可壮实了。为了你,我可是费了大力气的。你也知道,这从前可都是你的工作,一开始我还真担心会照顾不好他。还好还好,现在这样健康地长着,看来还是会跟着我入土的吧。” “我跟你说啊,今天在公车上看到了个小姑娘,看着窗外的风景,那神情,你要是看到了准要说像极了年轻时的我。那时你知道我喜欢靠窗的位置,每次都让着我,记得么。” “离家两站的那片枫树林叶子又红了。从前你都陪我去那转悠,现在可不想去了。没你搀着,我可走不动咯。看看吧,看看就好。”

她说着,又再伸手擦了擦那照片。“你看看你,还是那么帅气。不准得瑟啊,你要不改改你那臭脾气,看谁敢要你。年轻时候不知道吓哭了多少女孩。不过还是我厉害吧,没有我,哪有人知道你也有那么温柔的一面呢。” 她看着照片的视线,没有一丝的动摇,顿了顿,用一种微不可闻的轻柔声音喃喃道 “老头子啊,我可想你了。” 眼底终究还是抑制不住那一层慢慢升腾的雾气。她伸手轻轻抹了抹眼睛,不再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那石碑上的照片。

风穿过杉树林静静地吹过她灰白的头发。一片云朵遮住了太阳。她不知坐了多久,直到身子感到有些发凉了,才撑着拐杖站起身。

“你看你看,又催着我走了。知道了,知道了,我今天还特地穿了外套呢。生病了怎么办?大不了再去找你啊,到了那边再让你来照顾我。你以为你去了那边就可以不用管我啦?这辈子还没完呢。这辈子啊,你是甩不掉我咯。” 她又再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然后蹒跚地走上前轻轻抱住了墓碑,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老头子,这辈子嫁了你,不亏。”

风柔柔地吹着,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暖暖地照在她身上。
她会心地笑了。
(六十七夜)
[安年]

(一)客栈

安年推着单车出现在小客栈的时候,s镇已经下了一夜的雨。虽算不上瓢泼倾盆,也足以把人全身淋个湿透。

前台的伙计朝楼上大声喊道:“海哥~~~,有美女找!!”半晌,只见一个男人上身穿着休闲白色衬衫,下身一条稍褪色的浅蓝牛仔裤,一边打哈欠伸懒腰,一边捋着袖子,踩着人字拖从楼上走了下来。木质楼梯和拖鞋发出的嗒嗒声在清晨的小客栈里显得格外清晰。

海哥瞟了瞟柜台前的女孩,又给那伙计递了个“这姑娘我认识么”的眼神,脑子里顺带地搜索了一下,无果。伙计耸耸肩,斜着眼睛小声嘀咕道:”谁晓得你在哪搭讪的妹纸又千里迢迢来寻仇了?!“海哥照着伙计的头狠狠地来了一下。伙计讪讪地陪笑着退到了一边。

海哥这才认真看了看柜台前的女孩。安年不高的个头罩在厚厚的军绿色雨衣下,显得更加娇小单薄,身后隆起一块和她个头差不多大的背包。落在雨帽外的几绺头发散乱地贴在额头和脸颊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夜里的寒气,女孩的皮肤显得越发地苍白而狼狈不堪,然而,眼神里却是没有丝毫的疲惫。

海哥小心翼翼地走到柜台前,弱弱地问道;“这.....姑娘....我们....在哪见过?”

安年沉默着,只是静静地看了看他,摇摇头,然后转身从大雨衣下的背包里摸索出一张照片。

“你认识他么?”


海哥接过照片,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视线却定格在了下一秒。他瞪大了双眼,认真地再次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女孩。

那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一个空房间,一张椅子,一个男人。昏暗的光线让照片看起来像是处理过的黑白艺术照。照片里的男人双手交叉于胸翘着二郎腿一本正经地端坐着,眼神里尽是一副慵懒不羁,却又透着十足的傲性。凌乱的刘海更显得张扬肆意。

安年释然一笑,低低地呼出一口气,伸手拉下了紧裹在头上的雨帽,一张干净稚气的脸跃然眼前。
客栈外的雨停了,云雾散尽,清冽的阳光穿过大门打在安年的侧脸上。

海哥的视线直直地定在了眼前的女孩身上,他抬手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伙计道,“303号房。”
伙计一脸惊讶地重复道:“303?”
“对,303。“
(六十八夜)
『冷秋』

我最爱的你们,我曾那样地爱着你们,用我最干净的心。
我爱的你,那时的你,傻头傻脑的。呆呆地听人碎碎念,然后笑嘻嘻地说,没事没事。就这样让自己委屈着,觉得能平衡一切就好。
可我爱的就是这样的你,单纯又随性的。

你的孩子。
他们像你一样的可爱。他会看着我的眼睛,说那个哥哥是不是欺负你?
他的眼神那么干净。就像你一样。
他们说他不聪明。可我喜欢他。
他有和你一样善良的心,他会为了妹妹讨要一个东西,他还是那样的一个小东西,可他懂得保护一个人。

你不知道我会写下这些。
我们已经许久不再联系。以前的你会偶尔打个电话来,说说你的近况。
现在的我们,形同陌路。
我不爱的恩怨,那些不属于我们的恩怨。他却纠缠着我们。
我们都在长大。曾经的我,一直以为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像那样长大。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无数次地问自己为什么,问这个生活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仅有的你从我的心里夺走?为什么要把于你或许非仅有的我,从你心里的那一块剥离开来。
我害怕那样的冷漠。可我不会告诉你。也不能。
我只能这样独自地悲凉着。

这样的我。这样无法成长的我,这样极速老去的我。
带着尖锐与愚钝,带着极致的微笑与沉默,带着快乐与痛苦,
带着一切不被人接受的冷漠和不为人知的热情。
这样的我,
这样的我,
这样的我。。。。
这样渴望被你们接纳,而又被你们拒之门外的我。

天气开始冷了。
只是入秋,可是已然觉得冷了。
也许,
只是我开始觉得冷了。

这个冬天,会很冷吧。。。。
(六十九夜)
这是一个关于生老病死的夜晚。

我说如果以后我得了绝症,我们就分开。
你问我为什么
我说我害怕面对别人的痛苦。
你说如果是你,你希望可以有人陪着。
我说,没关系,如果是你,我陪着你。
你说你也要陪着我,直到最后。

我想我们都被彼此感动了吧。
稚气如你我。
纵使有百般的迂回不安,
亦只能被时间推着往前走去。

我和自己说,
学会平静地接纳你
不被你左右。
可以爱你,但不能只爱你。
学会依赖,但不能一味依赖。
活得如自己一般鲜明温婉,坚强独立。
不强求, 不奢望。
即使失去,也能淡然接受。



我依然是我
笑得灿烂,哭得荒唐。
(七十夜)

『梦无痕』

你说,这里的冬似乎已被雪花遗忘,期待的纷纷扬扬始终没有抵达。
你说,年末岁尾,对于过往,似有很多留恋。

时间一晃而过,感觉那时的情景依然近在眼前。

那是那年我们一起爬黄山时你拍的风景。
我在前面小跑着,你在后面慢吞吞地一路拍着风景。
但我总会在快要看不到你的地方停下来等着你。
那两天是雨季,很多景点都被迷朦的雨气遮盖。我们穿着雨衣一起走了很长很长的路。
你说即便如此,亦觉得别有风味。
风景因你而不同,风景因为你成了风景。一切在我们的眼中都有别样的美好。

那年我们真的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
就因为我跟你说我喜欢爬山,你就忍着心脏的不舒服陪着我一起翻了很多山头。
在云水谣的剑塔,我们对着阳光比赛看谁能拍出更好的效果。
在明清园,你一边拍着那些古色古香的建筑,一边说以后我们也一起弄个园子,叫凌青园。
我的名字加上你的名字。
在青云山的峡谷里,我们乘着竹筏,你说希望有天可以生活在这样宁静的地方,你和我。
还记得那个湖边酒家的幌子,那一刻的我们,也许都顿生了隐世的念头。

太姥山的将军洞是我最喜欢的,我就喜欢那样稀奇古怪的地方,但是可把你那一身的老骨头折腾得够呛。
还记得那时我们遇到的那对70岁还手牵着手一起出行的爷爷奶奶么。
奶奶就在将军洞外等着爷爷,本是不走回头路的洞穴,爷爷愣是爬了进去又再爬回来。
你说以后你在洞口等着我,我们都被自己逗得笑得不行。
我们和爷爷奶奶一起合影留恋,爷爷给了你卡片,说以后让我们去他们家里玩。
我知道他们眼里的我们,
他们眼里的我们,装的满满的只有幸福两个字。
他们眼里的我们,有他们年轻的模样。
他们眼里的我们,看到了未来两鬓斑白也要一起手牵手到处游玩的两个人。
我们都被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你一直也是既理智又感性的人。

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忘掉呢。你是我此生遇到的最为契合的人。
我们天南海北地一起谈论关于各种事物的观点。一起讨论你的设计和创意。
我们一起看烟花,一起唱各种老歌。
一起玩都没有人玩的成语接龙,最后演变成我自己和自己玩着,你就气鼓鼓又无可奈何地看着我。
有时候你带着我开车从城南跑到城北,就为了满足我这个沉溺美食的小吃货。
即使是你不爱的甜食,你也要带上我去品尝二三。
有时候我们什么也不做。你忙你的,我就躺在你的腿上看看书,然后睡过去。

处处挑剔的你却纵容着我的肆无忌惮。
在你面前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小孩子。
最享受看到你一脸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无法复制亦无可替代。

也许是我们都太过倔强,也许是我太过决然,太过轻易放弃。
也许是我要的太纯粹。
也许是我们都不爱了。
也许也没有什么也许,世事的来去总不需要太多的缘由。
正如那时我们无论如何也要一起,现在无论如何亦无法一起了。
------------------------------------------
那时走过的山山水水,每个地方总有一些遗漏的小遗憾,那时你总说没关系,以后我们再来。
现在我们都没有这样的以后了。那些遗憾也就成了遗憾。
也许有天我们陪着不同的人去到那些地方的时候,还会忆起曾经有一个人,陪着彼此笑过,闹过。
那时我们也许也会看着身边的人,感受着彼时的安定和美好。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禅心若定,无欲则刚。
2017,愿彼此安好。

01.16.2017
(七十一夜)



其实这一刻我真的很羡慕你。
不管之前有多少的起起落落,也看到你那样忧郁低沉的时候,现在一下子所有局面都向你打开来。
你的爱情,你的未来,那条路,那个方向,这一刻,这个世界忽然向你打开了一扇窗,一切都变的明亮起来。
这一刻,我真的羡慕你。


安定,不再彷徨,这是你一直以来都在找的。
兜兜转转,你们始终还是属于彼此,不是都说么,人生就像一场被安排好的戏。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也许你们是彼此命定中的人。


很久没有看到你这样平静温和的样子了。
愿未来的路可以越走越顺。
一切的苦难和孤寂都有尽头。
往后剩下的,只有美好。


希望下一次的重逢,
会是一个温暖花开的春天。
我们一起信步游走,回想着过往的那些忧愁,然后释然一笑。


2017.03.05.
写给游走的渡子。
人生只是需要一个定向。
(七十二夜)
【你的城市,我的城市】



第一次在飞机上写文,感觉挺奇妙的。

飞去有你的城市。很平静。没有兴奋,愉悦,什么特别的感觉都没有。这就是现在的我。
今天一直下着雨,临起飞前下起了雪。乘客不多,为了避免更糟糕的情况,所有乘客都登机后,飞机提前起飞了。
从38华氏度飞往83华氏度的地方,你那里的天气一直都很好。
此次航班的机长是个女生,声音很好听。幽默风趣。飞行技术很好,起飞离地时候感觉不不明显。飞机一直飞得很稳当。



要了一杯加cream的咖啡和cookie。继续我的小文字。

我有时候突然在想,如果飞机出了事会怎么样。
出门前刚刚给爸爸过了生日。
生日快乐,我上辈子的老情人。
虽然我们之间想来现在已过了热恋期,蜜月期,七年之痒,到了互相沉默,无话可谈的阶段,但是我相信你依然爱我如故。
这点上我真是像你,不善言辞,一切只能交由他人去感受了。
临行前给妈妈打了电话。
我这老情人的情人,我们度过了抗战期,冷战期,到现在的和平共处期。偶尔还能聊聊心事。
碰上我们家的老情人也真是苦了你了。你说他年轻时候对你真的是好的。
好的不好的,都要过着。人总不能依赖着另一个人渡过。
你说的很对,我时刻都觉得我必然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的。
我家的老大,对于你的信任,从小时候到如今都没有变过。这种信任几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我相信,在渡过人生的低潮之后,有一天,你会迎来属于你的时代。
我在等着那一天。那一天,我也可以卸下我肩上的重担。
那时,我要给自己放一个大大的假期。然后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睡觉看书,散步听歌,我要那样无所顾忌地去过我的小日子。

小北,如今你已是个领了证又办了酒席的人。婚姻便是如此真实,这是你告诉我的。
有互相的依赖忍让,有让人抓狂的争吵摇摆。可是,不吵不闹的时候,他就是他,是个可以好好待你,忍得你发脾气,也能包容照顾你的人。
其实婚姻就是这样,我们都过了做梦的年纪。其实每个人都是零。有1,还有负1。
我们得到的,都是零。
小F,我觉得我和你之间的合作可谓真的是机缘巧合。好与不好,我们都已走进同一条路。将来,这条路是崎岖还是平坦,我们都要一直这么走下去。
其实我们都不过是为了圆梦。我离美好近些,你离艰苦近些。我离幻想近些,你离现实近些。

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近来因为路先生的出现,很多许久不联系的人都再次出现在生活里。
我有时候觉得青春确实过去了。那些爱,那些澎湃,那些哭啊,感动啊什么的,都随着时间,随着一次一次的无疾而终渐渐离我远去。
不想再有太多由空白到填满,然后再断然消退的过程。
呐,杉子,你也别问我为什么从来都没有给你机会,更别以现在的身份来问我这个问题。
曾经不会给的,现在更不会给。
JM某天来跟我说他想我了。我说,哦。他说,就这样?这是关心。我回,不缺。
这些忽如一夜春风来的念想,不要自己把他想的太美好。
我们的生活,从来不缺彼此。不要说的有多大牺牲,多大坚持似的。这样让我觉得可笑。
我相信,我们还是朋友,不管多久不再联系。但,也仅只是朋友。
我相信,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但都留在我们的记忆中。留在我们的过去。
在将来的任何时候,我相信在我需要帮助的任何情况下,你们都会愿意无条件地给予我最大的支持。
这样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这种美好不会被破坏,也不应该被破坏。
这也许就缘于,你们是懂我的人,懂我的冷静和理智。我突然想到那些于你,我只是存在于网络中的你,有一天,如果我突然消失了。你又该怎样找到我呢。




好啦,准备着陆。我的城市下着小雪,你的城市却是一个大晴天。
祝,一切安好。
(七十三夜)

【零点零一秒】- A

我问你在那上班多长时间了,你说好多年了。你问我什么时候搬来这个城市的。我说好多年了。
你的同事打趣地说,看来感情也不是很好嘛。你作势要掐她的脖子,我在一旁尴尬地笑笑。
原来你一直在离我这样近的地方。原来你上班的地方离我的住处只有20分钟的脚程,我们却一直都没再碰面。

9年前分开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以后再也不会遇见彼此了。那时确实是怀着那样的心情背对着你慢慢走远的。

你知道吗,我是把你遗忘的有多彻底。在见到你的那一个刹那,我居然记不起你的名字了。我看到了你的眼神。我看到了你满眼的惊诧,尽管我只在你的眼神上停留了短暂的,也许仅只有零点零一秒的时间。这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里,你的瞳孔放大,而我在思索着你的名字。然后我匆匆往前走着去找了另一个客服小姐。她因暂时有客户让我在隔壁的办公室稍等。

Office的门没有关。我坐在椅子上,玩着candy crush,觉得脑子因为某种下意识的冲击有些无法思考,也许我还在搜索着你的名字,也许我什么也没有去想,也许我就想这样把这零点零一秒彻底地无视和逃避过去,我想着你的名字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也分不清那是因为紧张还是不安,一种安静的焦虑在我心里沉甸甸的,让我一直不能思考。我的指尖不停地划着不同颜色的糖果,可是怎么也拼凑不了。

你走了进来,低着头在我身边不停地踱来踱去。你一点也没变,不管是你的样子,还是这个动作,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你不安的时候,急切于关心一个人又碍于面子不愿意表现出来的时候,就喜欢那样来回地在一个人面前踱步,然后逃避对方的眼睛。除了那套灰色的制服,把你衬的不那么帅气了。你不看我的眼睛,没有招呼,没有惊喜,只是平静地问我我找谁,我指着隔壁的房间说隔壁的那个。你说哦,那个xxx,我其实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我连你的名字都记不住了,更别说是那个路人甲了。你出了房间,我的心脏一直砰砰的紧张到不行。我还是无法思考。其实从那第一个眼神我就该知道你已经认出我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我依然在质疑着。我一直问自己你真的认出我来了么,你怎么可能认出我来,这么多年,我不像你,我相信从衣着到外貌我都改变了很多。我总认为你认不得我认不得我,也许潜意识里我也是这样希望的。你很快又再踱回办公室里,也许是你看到隔壁的办公室里根本没人。哦,对了这个办公室不在刚刚那个女孩接待客户的那个房间隔壁。我什么也意识不到,然而又可以这样清晰地分析出前后的条条框框。这太奇怪了。我在想着我的奇怪。你再次踱到我的面前。我的神经再度紧张起来,一直低着头不停地划着我的糖果。你再询问我要见的是谁。我有些语无伦次,只是一直地指着隔壁房间的方向。你没多说什么。你的询问是作为工作人员么,还是针对我,到了这个时候我依然在质疑着。也许你没认出我,你只是在单纯地协助一个客户。然而我为什么会那么觉得呢,你那冷淡的神情,毫无接触的眼神,我早该知道你是认出我来了,但我依然逃避着。满怀着零点零一的希望,希望你忘记我了,认不得我了,就当我们从来没有再相遇一样。这样逃避的我让自己都觉得可笑。

另一个女孩来了,打断了我们的对话,如果那简单的几个字还算对话的话。我跟着女孩去了她的办公室。你也跟了进来。女孩笑着问道,认识呀?我沉默着没有说话,亦不知该如何回答。你说岂止认识,我们以前一起住过。这一刻,我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是的,你认出我来了。尽管我有那么多的不情愿,但你确实地将我认了出来。我问你什么时候在这上班的,你说很多年了。你问我什么时候搬来这个城市的。

我说,很多年了。

很多年了,很多年我都没再想起你。你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从我的记忆里消失了,从我所有的预见的未来中消失了。你更像是一个曾经,一个故事,一段青春,一场拼命违背了自己的初衷也要粉身碎骨的邂逅。但那样的义无反顾也就仅会有一次而已。我在心里质问你,你为什么要将我认出来。就当我们没有见到对方,就当我们已经把对方忘了,没有彼此的生活,我们都过得很平静,不是么。然而,这就是你,你从来都是为所欲为,我行我素。你总是无所顾忌,你必然不会对从前的过往,有过一丝一毫的尴尬与涟漪。这就是我,无论在别人面前是如何自信淡然,都会因为你的出现而紧张不安,手足无措。这么多年,也无法改变。这已经让我自己都开始蔑视自己。

我不敢看你。你离开了办公室,然而我的手心依然冒着冷汗。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清楚那女孩和我说了些什么。刚刚设置的密码尽然已经全数忘记,一度让我很是尴尬。终于办妥一切事情之后,我准备离开了。你正在接待一个客户。我在门口和你示意我要走了,你微不可见地摆摆手,示意再见。我讨厌你的这种淡定,从以前到现在。尤其是在我这般狼狈不堪的时候看到你丝毫未受任何影响的镇定自若更加让我厌恶。我示意你出来一下,你走了出来。我问你什么时间在那。你告诉我随时随地。我点点头说,哦。然后你转身回办公室,背对着我说了一句什么。然而我却什么也没听见。

看着你的背影,曾经那么熟悉的背影,有一刻,我很想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结婚了么?住在哪?孩子呢?还像以前那样喜欢到处玩耍么?还会不会经常去唱k?还带着其他女人去溜冰,打桌球么?在这许多年里,你是像我一样,将我摒除在了记忆之外,又或者有那么一瞬间会想到我。但是下一秒我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明知道你从来不缺朋友,更不缺女人。我还在自欺欺人什么呢。我但愿你是将我忘了,但愿我从未在你的记忆里出现过。

我们没有留电话,没有微信。我知道我可以很轻易地找到你。但我又全然地不想去找你。我突然觉得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你。其实从以前到现在也一直都是的。我们的性格和生活,本就是两个南辕北辙的世界。我知道那时的你不快乐,你感到压抑和痛苦。在你面前,我显然也不那样自然与放松,我时刻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紧张和不安。然而即使如此,你也非要闯入我的世界,你霸道地出现,强行将一个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植入你的世界,你一边压抑自己,一边却又固执地继续践踏着我的生活。其实我早料到那样的相处不能长久,分开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果然你的离开亦是那样绝然。我不恨你,从来没有恨过。在我们一起的每一个时刻,我都准备着那一刻的到来。我也不纠缠,我本就不是个纠缠的人。我习惯了独来独往,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你知道的。所以我们之间并不存在着任何的亏欠。就像我走的那天那样,我依然可以给你一个微笑,我也请你咽下那些你想跟我说的同情的抱歉的话,那些我都不需要。我在心里说,再见,不见。然后我们就这样彻底地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
9年,在这再次相遇的一瞬间,9年也不过是短暂的零点零一秒。

我会去找你么?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也许,我应该让这9年继续延伸下去,延伸到下一个永远没有彼此的时空里。

再见,不见。
返回列表